<address id="b9r9h"><address id="b9r9h"><listing id="b9r9h"></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b9r9h"><form id="b9r9h"></form>

      <form id="b9r9h"></form>

      【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以法律的智慧服務人,以法律的知識幫助人 北京刑事律師 | 刑事辯護律師 | 北京著名刑事辯護律師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法律咨詢:

      17310712827

      您現在的位置是:北京刑事辯護律師 > 新聞資訊 >

      參與網賭反稱受害是自曝違法行為

      來源:北京刑事律師網作者:北京刑事律師網時間:2020-04-01

        在網上參與賭博,輸了以后可以向平臺索賠嗎?

        這個奇怪的問題來自于近日發生在互聯網領域的一個熱點事件。有人在網上發布消息,稱自己是“網絡賭博平臺受害者”,因平臺涉嫌給從事網絡賭博的人員提供便利,理當承擔自己的賭博損失。

        這樣的“維權”,法律能支持嗎?平臺在賭博治理中究竟應該承擔什么責任?多位專家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公安機關堅決打擊網絡賭博,參與賭博后再去網絡“維權”無異于自曝違法行為。企業要發揮技術優勢,拒絕為網絡賭博犯罪提供服務,并積極配合有關部門打擊網絡賭博。個人在發現可疑信息時,要及時向平臺或有關部門舉報。

        賭博尋到保護外衣 警企合作曝光套路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違法犯罪活動正從線下轉向線上。

        賭博正是如此,不法分子“足不出戶”就可以過足“手癮”,幻想著據此“發家致富”,一些賭博網站“蓬勃興起”。在公安機關不斷加大對網絡賭博查處打擊力度、賭博網站活動空間越來越被擠壓的背景下,有賭博網站想到了新的“以合法外衣掩蓋不法行為”的法子。比如,通過在平臺上注冊“空殼店鋪”套取網絡收款碼,再以虛假交易、分包墊資等手段,為賭客充值,向賭博網站輸送資金。

        在這種情況下,看起來是正常的電商,買家下單、賣家發貨、買家確認收貨、賣家收款等常規交易流程一個都不少,但實際上卻隱藏著“見不得光的生意”。

        不過,“再狡猾的狐貍也逃不過老獵手”。在公安機關查處并曝光這類行為的同時,各大平臺也都先后公布了自己的相關治理成果。

        騰訊公司已通過守護者計劃積極配合主管機關打擊治理網路賭博黑產,集合內部團隊成立打擊治理網絡賭博專項組,通過惡意網址庫日均攔截賭博和色情網址10億次,并發起“死水行動”“綠蘿行動”等平臺清理打擊專項行動,針對微信和QQ上等社交平臺上的涉賭賬號和群組進行打擊處理。

        阿里巴巴透露,2019年11月,支付寶對外公布,已主動向各地警方移交賭博線索500多條,涉及團伙90多個,有效遏制了網絡賭博擴散。

        拼多多宣布,已上線“可疑信息實時巡查系統”,從商戶入駐上傳商品開始,系統便對相關交易額、頻次、時間、購買用戶等進行多維度建模,協助警方對平臺可疑店鋪、交易進行常態化巡查,及時發現涉案線索并保存證據,深挖違法行為背后的組織者、經營者、獲利者。

        索賠賭資自稱受害 波及多家平臺企業

        既然互聯網企業對打擊網絡賭博不遺余力,那么為何依然有漏網之魚?

        以這次引起公眾關注的網絡賭博“受害人員”向平臺索賠事件為例。自稱“受害人員”的網友發布消息稱,“我身邊有10多個這樣的受害者!他們大多都輸了幾十萬元!我輸了十幾萬元!某平臺涉及給這些網絡賭博平臺提供充值便利!”還有人貼出自己的多張轉賬或消費截圖,證明自己遭受巨大損失,并且向企業喊話稱,如果不全額退款,就要維權到底。

        這不是孤例。在網上,被指責為網絡賭博提供充值服務、下載鏈接、洗錢的企業涉及范圍非常廣泛,幾乎囊括了國內各大電商平臺、龍頭互聯網支付工具、頭部直播平臺、互聯網瀏覽器、銀行App等。

        那么,平臺應該向他們賠償賭資嗎?業內專家分析,首先,需要認定他們的“受害者”資質。

        一位互聯網安全人士認為,不排除有極少數人誤入釣魚欺詐網站導致財產受到損失,但絕大多數人都是參與了網絡賭博輸光賭資后,才想起通過這種網絡維權的方式給互聯網企業施壓,希望能獲得賠償。

        而那些只是因為輸光賭資就向平臺索賠的人員,恐還會給自己惹來麻煩。“公安機關堅決打擊網絡賭博,參與賭博再去網絡‘維權’,無異于自曝違法行為。”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說,網絡賭博本來就是違法犯罪行為,在網上扮演受害者屬于自曝違法行為,為警方打擊網絡賭博提供線索。

        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吳沈括也認為,明知是網絡賭博蓄意不去舉報,輸光賭資后無端指責企業為網絡賭博洗錢,或侵犯企業名譽權。

        那么,互聯網企業就沒有任何責任了嗎?“企業要發揮技術優勢,拒絕為網絡賭博犯罪提供服務,并積極配合有關部門打擊網絡賭博。個人在發現可疑信息時,要及時向平臺或有關部門舉報。”吳沈括說。

        某電商平臺相關負責人透露,平臺自身通常有巡查系統,發現異常后平臺也會在第一時間凍結店鋪、下架商品,并向有關部門報送相關線索。在這種情況下,即使還會出現“維權者”,對于他們反映的信息,平臺也都會認真核查。不過,真假消費者很容易辨別,以消費為名賭博為實的,通常都呈現出多次反復充值、對消費細節絕口不提等特征。

        打擊賭博乃持久戰 發現線索及時舉報

        吳沈括認為,網絡賭博之所以屢禁不止,一是因為源頭大多是境外賭場,二是因為非法資金結算群體更加隱蔽,黑產團伙利用正常個人支付賬戶和電商、運營商等平臺進行資金流轉;三是因為網絡賭博往往與詐騙、色情等交雜。

        “打擊網絡賭博是一場持久戰,需要全民參與。”吳沈括說。

        根據公安部公布的數據,2019年以來,公安部共督辦各地偵破網絡賭博刑事案件7200多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5萬名,查扣凍結涉賭資金180多億元,打掉非法地下錢莊、網絡支付等團伙300多個,已經對數十家銀行和支付機構予以行政處罰數億元。

        警方提醒,為有效凈化網絡空間,加強社會治安環境治理,公安機關對于網絡賭博行為,將依法持續予以堅決打擊。廣大網友要積極參與配合,發現可疑線索及時舉報,而不是心存僥幸、深陷其中,輸光賭資后再去“維權”。

      上一篇:北京警方連續破獲盜竊存放外賣快遞案
      下一篇:最高檢:涉疫情刑事犯罪中詐騙犯罪數量最多
        江蘇常熟警方摧毀跨省產銷偽劣每日堅果團伙   重慶警方偵破一起長江流域非法傾倒危險廢物特大污染環境案   安徽破獲特大跨省網絡賭博案   遼寧集中宣判21件涉黑涉惡案件 159人被判刑   去年檢察機關起訴危害公共安全犯罪23695件36711人   山西警方敦促一涉黑組織在逃犯罪嫌疑人及其“保護傘”投案自首   三亞一教師詐騙學生家長159萬余元被判刑15年   最高檢:涉疫情刑事犯罪中詐騙犯罪數量最多   參與網賭反稱受害是自曝違法行為   北京警方連續破獲盜竊存放外賣快遞案
      网信彩票